深圳電鍍排污許可一證難求 , 電路板企業被“嫌棄”,出路在哪?_行業新聞_廣州科城環保

      <video id="qaski"></video>

      <s id="qaski"></s>
    1. <samp id="qaski"></samp>
    2. Menu
    3. 技術&生產
    4. 技術
    5. 生產
    6. 品質保證
    7. 新聞資訊
    8. 公司動態
    9. 行業新聞
    10. 聯系我們
    11. 聯系我們
    12. 加入科城
    13. 人才招聘
    14. 員工風采
    15. 人才理念
    16. 中文 ENGLISH
      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行業新聞 首頁
      深圳電鍍排污許可一證難求 , 電路板企業被“嫌棄”,出路在哪?

      (來源南方都市報(深圳))


      連環追

      昨日,南都報道了光明新區中恒華發工業園3000噸電鍍廢水滯留半年沒人處理,被國家環保部點名要求掛牌督辦一事。事件當中10個相關企業9個本身無排污許可,用同一個許可證(屬違規),業內人士稱因電鍍企業基本不可能拿到排污許可,此舉是不得已。


       

      深圳是電鍍企業較集中的地方,企業數千家,從業人員達40萬人,年產值約200多億元,但因電鍍行業有三高”(高污染、高能耗、高浪費),深圳一直采取限制措施。如光明新區,建區8年來從未批準這類企業落地,今后也不會。該行業也極難取得排污許可,但另一方面,電鍍又是表面處理工業中重要的一環,目前有不可替代性。深圳電鍍行業該何去何從、出路在哪?



      光明新區:不可能審批此類企業落地

      此次“3000噸電鍍廢水事件的企業中,電路板企業深圳市鴻岸電子科技公司以及深圳市歐派克科技有限公司均未取得排污許可證,此前是中恒華發工業園的生產車間的排污許可證進行運作的。鴻岸電子科技公司目前已遷移到了東莞,其負責人說:像我們這種小企業,基本上都是從深圳遷往東莞、惠州,大一點的企業都往內地遷移了。他訴苦稱:搬離深圳是不得已,能夠留在深圳肯定會留下來的,因為配套設施會更好,但是排污許可證搞不定也沒有辦法啊。

      電鍍行業排污許可證一證難求長期存在。對此,深圳一電鍍工業企業負責人稱,對中小型電鍍企業來說,排污許可證如同一座大山,邁不過也繞不開,我們很難拿到手,剛好在東莞有一家企業有污水排放資質,所以我們只能把生產蝕刻工藝(會產生電鍍廢水)外包給他們。

      而這也是深圳電鍍行業困境的一個縮影。該負責人透露,事實上,90%以上的企業涉及排污許可證一證多用,而這也是業內的一個潛規則,因為整個廣東省對待重污染企業都是嚴控排污許可證的,但是我們又要生產,所以沒有辦法,只能去尋找有相關排污資質的企業合作。

      光明新區城建局相關人士介紹,目前光明新區有的地方限批排污許可證,有些地方則禁批排污許可證,諸如水源保護區、生態保護區等地方。自2007年光明新區成立以來,光明新區從未審批過生產電路板這種高污染企業成立,而以后更不可能審批這種企業落地。她表示:目前這種高污染企業都是逐步淘汰的,區里定了每年要淘汰的指標。

      事實上,南都記者了解到,多年來深圳對三高的電鍍行業一直保留諸多限制。在深圳市經信委官網上,一份名為《深圳市產業結構調整優化和產業導向目錄(2009年修訂)》的文件顯示,在禁止(淘汰)類一欄上,電鍍行業赫然在列:水源保護區、風景名勝區、森林保護區和居民住宅區內禁止從事印染、造紙、制革、電鍍、化工、冶煉、煉油、釀造、化肥、染料、農藥等生產項目或排放含國家規定的一類污染物的項目和設施,以及禽畜養殖、屠宰、采石等項目。



      電鍍行業污染危害大 被驅趕是眾望所歸

      深圳的電鍍企業多隱匿于關外地區,躲避來自官方的清查以及周邊群眾的舉報。

      事實上,相比垃圾焚燒廠等顯性高污染,電鍍行業的污染更具隱秘性。中國工程院院士羅錫文曾指出廣東的重金屬污染最嚴重,全國3億畝耕地正在受到重金屬污染的威脅,占全國農田總數的1/6,而廣東省未受重金屬污染的耕地,僅有11%左右。如何治理金屬加工所帶來的污染,一直是民眾關注的話題。

      南都記者了解到,電鍍廢水成分復雜,含有鉻、銅、鎳等重金屬和氰化物。在未經嚴格處理或處理不到位的情況下,會給當地的河流、土壤造成嚴重的污染,長期積累將會給當地居民的生存環境造成惡劣影響。

      近年來,坊間傳聞,深圳將對電鍍行業進行政策上的驅趕,即部分電鍍企業房屋租賃到期后將不予續租。盡管官方并未有下發明確的文件,但此說法在深圳電鍍行業內引起不小的震動。

      一名在深圳從事電鍍行業的企業主介紹,電鍍行業對環境污染較重,同時容易引發火災,所以政府可能對此抱有疑慮。

       

      同時,隨著深圳居民生活水平及維權意識的提高,電鍍行業被驅趕可謂是眾望所歸。另外,電鍍企業騰出來的廠房用以申請 工改工 建設寫字樓、商品房的利潤比租賃廠房高得多。

      該名企業主稱,近年來,隨著電鍍污水排放標準不斷提高以及處理設備的更新換代加速,目前電鍍行業越來越不好做。其介紹,目前深圳及東莞等地的電鍍工業園區基本上每噸電鍍水的處理服務費是50元左右,一些中小電鍍廠第三方運營費用也在30/噸左右,對于企業來說,污水處理的成本是較大的負擔。

      在政策層面及現實情況的雙重壓力之下,深圳電鍍企業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局,不少電鍍企業不得不另謀出路。

      但出路在哪?

      觀點

      最先進的技術不一定能全方位解決問題,但總是能達到效果

      針對電鍍行業,深圳本土知名學者諶毅兵認為,企業、個人追求經濟利益無可厚非,但需要負擔社會責任包括環境保護責任。這就需要企業家通過技術升級、產業轉型、管理升級等方式,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減少對環境的破壞或者治理好企業對環境造成的破壞。

      諶毅兵表示,揭陽的中德金屬生態城電鍍廢水集中處理園區,采用了較為先進的技術、設施和管理方法,從目前運行來看,效果很好。這揭示出,雖然現有的環境治理技術并不一定能夠全方位地解決好各種問題,但如果能夠采用最先進的技術,總是能達到一定效果的。并且,隨著技術研發的進展,新的、更好的技術會不斷出現,這要求企業要關注技術的進展,盡可能第一時間采用最先進的技術。同時,有關方面如環境技術研究機構、環保企業等,要加大研發力度,努力開發技術先進、治理成本低、二次污染小乃至零污染的技術和設施。

      針對深圳電鍍行業的現狀,諶毅兵認為,產業的集聚化、規?;軌蛱岣呓洕б媸枪沧R,環境治理相關項目的集聚化、規?;材墚a生集聚效應、規模效應,既能提高處理的數量、質量,也能降低單位治理成本,提高經濟效益。深圳中小電鍍廠遷到揭陽,或許會實現雙贏。

      他山之石

      廢水回收技術破解電鍍魔咒

      對待歷史欠賬的零容忍正逐漸壓縮三高企業的生存空間。

      近期,南都記者聯合多位深圳本土知名網友,一起探訪距離深圳300多公里的揭陽市中德金屬生態城。揭陽也是電鍍企業集中的地方,近年來開始探索金屬加工與環境保護共同發展的道路,并已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據了解,作為中國重要的金屬產業生產制造和進出口基地,揭陽的金屬產業約有40萬從業人口,7000多家企業,電鍍廢水處理壓力巨大。此外,由于技術人才等因素的制約,這些企業大都集中在中低端領域,且因為對當地環境造成污染,不少企業處于地下狀態。城市環境承載能力有限和發展定位的變化,也使得電鍍產業發展空間受到限制。最終,揭陽還是選擇技術拉動這個策略。

      2015年底國內首個電鍍園區廢水零排放工程在中德金屬生態城投入運行。該工程采用廢水分流、分類處理、廢水回用、資源回收的技術路線,不僅使廢水回用率提高到99.64%,而且還將處理后的金屬固廢再次回用,徹底實現了廢水的零排放,有效破解了電鍍魔咒。

      南都記者了解到,由于采用先進技術和設備進行污水處理,會在一定程度上導致電鍍成本升高。針對部分電鍍企業的疑慮,揭陽市在電鍍八條中明確提出,將連續5年每年對零排放處理成本進行核算,高于排放標準的部分成本,納入市級財政預算,作零排放專項獎補。


      激情综合激情五月俺也去

          <video id="qaski"></video>

          <s id="qaski"></s>
        1. <samp id="qaski"></samp>